株洲灭门案:婚后 夫妻感情不好 嫌弃妻子是非处

胡来 admin 评论

图为警方在事发现场勘查。记者 李健 实习生 曾敬雄 摄 新闻进行时 相识 程瑶经人介绍与罗伟相识,男方家面临拆迁,多一个人就多几十万元的人头费。 相许 两人从认识到领证,不到两个月。但为了婚礼和彩礼钱,两家多次协调无果。 相害 程瑶提起离婚诉讼,要

8月1日,株洲市石峰区九塘村,一家6口在家中惨遭杀害,其中包括一名已有8个月身孕的孕妇。图为警方在事发现场勘查。记者 李健 实习生 曾敬雄 摄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为警方在事发现场勘查。记者 李健 实习生 曾敬雄 摄

  新闻进行时

  相识

  程瑶经人介绍与罗伟相识,男方家面临拆迁,多一个人就多几十万元的人头费。

  相许

  两人从认识到领证,不到两个月。但为了婚礼和彩礼钱,两家多次协调无果。

  相害

  程瑶提起离婚诉讼,要求男方支付20多万元。在法院传票送达的第二天,程瑶一家六口惨死。

  8月2日,残忍杀害自家六口人制造灭门案的犯罪嫌疑人罗伟,被发现浮尸湘江。

  就在两天前,他的妻子程瑶在家中被杀,肚子里孩子8个月,与她一同被害的还有78岁的爷爷、47岁的父亲、45岁的母亲、16岁的妹妹和13岁的弟弟,一家六口人,无一幸免。

  案发前,株洲市石峰区九塘村的这个农村家庭,已陷入一场隐患重重的拆迁婚姻纠纷。

  农家遭祸

  7月31日晚9点多,邱桂华和其他两位邻居来到程家闲谈。

  坐定后,邱桂华问程瑶母亲周细龙:“明天那边会来报日吧?”(三湘都市报记者注:报日是当地婚礼习俗,即男方来女方家送彩礼,商定婚礼事宜)。周细龙小声地说了一句:“不要了,他家里还要来打人。”当晚,关于女儿的事情,周细龙没有提及太多。

  不久,周细龙将3位邻居送到了路口。不料,这一送竟成永别。

  8月1日凌晨2点多,程家六口人被杀害。当晚,村民听到,急促的摩托车声在村里呼啸而过,狗吠声响彻村庄。

  一早,程家大门微开,村里罕见地开来了警车,拉上了警戒线。警察从二楼抬下2具尸体,一楼抬出4具尸体。

  程家位于株洲市石峰区九塘村,离市中心十多公里,每隔几十米才有一户人家。

 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,屋内设施简陋,房间里横竖各摆着一张老式床铺和几件旧家具,几件旧衣服铺在地上,旁边有一摊乌黑的血迹。

  凌晨2点多,父亲程永强报了警,离世时手上还握着手机。警方初步判断,程瑶的丈夫罗伟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 拆迁婚姻

  21岁的程瑶去年还在长沙一银行做文秘,程瑶的姨妈周细珍回忆,因为认识了石峰区一个男孩子,说不要程瑶做事了,她便辞职回到家中,但家里知道那个男孩子不太规矩,不满意。“也可能是因为这个,家里人才急着给她作介绍。”

  去年9月,经人介绍,程瑶认识了株洲市天元区栗雨社区23岁的罗伟。

  介绍人回忆,双方印象都还不错,男方家里马上面临拆迁,多一个人就多几十万元的人头费。准备结婚前,双方父母约着见面。见面前,罗伟曾跟母亲提及,“太快了。”但那时,双方都已经约好,罗伟的意见没能阻止见面。

  去年10月19日,程瑶在自己QQ空间里写道:“明天将和我家罗伟先生订婚了,大家祝福我吧。”11月5日,两人领了结婚证,随后,程瑶的户口也迁到了罗伟家中。两人从认识到领证,还不到两个月。

  婚后的生活没能如外界希望的那般幸福。

  12月8日,程瑶发表了一条237字的说说。里面写道:“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生活了一个多月了,还是那么的陌生。这窒息的气息我每天都感受得到,没有任何人陪我说话聊天。不愿给予我丝毫的关心,感受不到任何浪漫。永远都是沉默,没有丝毫活力,这生活,这日子,谁可以体会?谁曾体会?”

  而就在一天前,她还写上:“这样的生活没意思,真的没意思。我为我自己而感到悲哀。”妹妹在签名后面安慰她说:“多与他交流,你们之间只是缺少交流罢了。”

  多次协调

  程瑶和罗伟领证后,一直没有办婚礼,这在农村就等于没有结婚,而此时,程瑶发现已怀有身孕。今年上半年,罗家完成征收拆迁,拿到拆迁款200多万元,人均30万元左右,没出生的孩子8.1万元。

  周细珍记得,今年3月-4月间,妹妹曾多次给她打电话说,程瑶的日子不好过,常常挨打,周细龙去罗伟家中时,还被掐红了脖子。最后索性将程瑶接回了家中。

  为了程瑶的婚事,双方协商不少于4次。

  6月4日,第一次协商,在双方村干部的见证下,双方答应在农历6月底举行婚礼,彩礼5万元。村干部回忆,两人还是手拉着手回去的,感觉已经和好了。

  参与协调的堂叔叔程向军后来得知,协调后,罗伟经常回家给程瑶做饭,但两人还是不说话。

  可是,肚子里的孩子在一天天长大,看着商定的婚期将近,婚礼却还没有动静,程瑶一家再次来到罗伟家中。程向军回忆,罗伟认为程瑶在家中不做事,不做饭,也不做家务,觉得程瑶和其家人只想要彩礼钱。而程家人则认为,程瑶有孕在身,应该得到男方的照顾。

  程向军回忆,最后一次协商,罗伟坐在电脑前不理人,程向军走到他面前跟他说:“你要对你老婆好一点。”罗伟抬起头反问:“还要怎么好?”

  程接着说:“那你这样要不得啊。”

  罗伟回答:“你要怎么办?”

  双方不欢而散。

  临走时,程向军听到罗伟说:“哪天我会来拜访你们的。”

  亲朋说

  他不是一个坏孩子

  但这一年变得孤僻

  “还以为他只是来打人,没想到来杀人了。”程家的遭遇震惊乡邻。

  在罗伟所住的天元区栗雨社区,罗伟并不是一个坏孩子。在亲戚和邻居的记忆里,罗伟性格平和,曾在附近一家工厂做焊工,工作勤奋,不怕辛苦。

  罗伟的一位伯母回忆,去年冬天,她正走路去上班,骑着摩托车的罗伟看见了,主动叫她上车,坐顺风车的情况还不只一次。

  变化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出现。这一年,罗伟开始留长头发,戴个耳机,总是骑着摩托车独来独往。他变得性格孤僻,喜欢穿黑色衣服,不爱说话,沉迷网络,没有朋友。

  罗伟的姑姑回忆,今年正月初二,两人从娘家回来,半路上摩托车坏了,程瑶并没有陪罗伟,而是自己坐上公交车,留下罗伟一个人推车回家。回到家后,罗伟炒了一碗黄瓜炒火腿,却被程瑶说味道不好。

  “那件事情对罗伟打击很大。”姑姑还回忆,今年春节后,罗伟曾失踪过一周,还有一次自己躲在山上割腕自杀,还将肚子划破。

  7月上旬,罗伟的父亲曾向邻居陈利华询问,陈患有精神病的儿子是怎样治好的。陈描述了儿子举刀杀人、不停骂人的病状后,罗伟父亲点点头说:“正是这样子。”

  他嫌弃妻子不是处女

  案发前收到法院传票

  程瑶的闺密蒋慧君告诉记者,程瑶曾向她倾诉说,罗伟对她并不好。两人第一次圆房时,罗伟发现程瑶并不是“第一次”,而罗伟自己是第一次,所以,心里一直有疙瘩。“这才是根本原因。”蒋慧君说。

  3月25日,程瑶在微信上写道:“我已经想好了,真的没有必要再继续了,这几个月没有一天是开心快乐的,你要走我不留,我也觉得大家放手吧,求你别折磨我了。”

  案发前一周,程瑶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,其代理律师告诉记者,程瑶请求诉讼离婚,要求罗伟赔偿产检费用、营养费用、孩子以后的生活费以及征收的人头费,共计20多万元。案发前一天,法院传票送到罗伟手中。

  8月2日下午2点左右,罗伟的尸体在天元区栗雨渡口被打捞上岸,株洲警方根据刑事调查、视频侦查、罗伟手机上的留言以及与家属的通话内容等综合判定,系自杀身亡。

  案例链接

  公公儿媳假结婚

  只为多拿拆迁款

株洲灭门案:婚后 夫妻感情不好 嫌弃妻子是非处

杏彩登录_金蟾蜍捕鱼:株洲灭门案:婚后 夫妻感情不好 嫌弃妻子是非处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